跳过导航链接

清 煤

2019/10/30 9:50:54
           8月31日,星期六,正逢我休假。昨天刚卸完了一船煤,今天又接着停靠了一艘煤船,保洁工作就显得比较紧张了。
         早上8点,就接到黄秋权电话:“#8带A路堵煤严重,整条皮带都是积煤,#8带配重更麻烦;回程皮带到配重的积煤估计有10吨左右,周六只有一半人上班,工作难度大啊。”我叫他安排上午主要把#8带的积煤清理干净,下午清理#8带配重的积煤。8点20分,黄秋权又打来电话说:“运行班长要求把#1带至#4带落煤管清理干净,确保下午来船卸煤的正常运行,再也抽不出人员啦。”我问他斗轮机谁负责搞卫生?安排他和值班人员分别清理,我会打电话,叫运行人员做好监护工作。10点40分,运行班长打电话来,要我安排人员冲洗#2斗轮机,轮斗部分皮带支架上的积煤。我问黄秋权:“现场工作怎么样了?能安排人员冲洗斗轮机吗?”黄秋权着急地回答:“没办法。”#8带的积煤没清理干净,落煤管还有#4带的正在清理中,只能是他自己去了。20分钟后,运行班长打电话来:一个人冲不了轮斗的,要人把水管拉到轮斗上面冲洗才能冲得干净。我打电话给灰库保洁员,要他到#2斗轮机,配合黄秋权冲洗轮斗。
        下班前,我打电话给黄秋权了解工作进展,他唉声叹气地说,一个上午就像打仗一样紧张,落煤管清理完毕,轮斗冲洗干净,#8带的积煤也清理干净了,但地面撒落的积煤还没清理,下午继续安排人员清理#8带配重的积煤。
         下午14:30分,运行班长给我打电话说:“要安排人员清理#5带头部伸缩机构皮带底的积煤。我知道黄秋权正在开铲车,清理#8带配重,直接打电话给值班人员,要他过去负责清理。14:40分,运行班长又来电话说:“#5带尾部松紧小车处滚筒的积煤多,包住了滚筒,叫人来清理。”我打电话给负责搞斗轮机卫生的员工,叫他放下手上的工作,先到#5带尾部把滚筒底的积煤清理干净,再回头搞原来的工作。

          这是平凡的一天,大家相互配合,突发性工作终于完成了。


中粤项目部     符益明